首页 > 都市青春 > 我,诡异游戏的荒诞补丁

第171 离前准备(1/2)

目录

医院门口,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,两名便衣站在车旁,看到夏启之后立刻招手。

他们是约翰给夏启配置的安保,在最后这一周里,要防止公司暗地搞事,安保还是必须要有的,虽然碰上事大概率是夏启保护他们,但人多可以壮胆,和不打架都得摇人是一个道理,在这种特殊情况下,身边就算多出一条狗也是个战力。

半小时后,车子停在内环区一栋公寓楼下。

夏启没有过多停留,上电梯直达十九层。

木质防盗门后面就是爱丽丝家,夏启站在门前,敲门的手离门只有几厘米时停住。

门开了,爱丽丝彷佛知道夏启就在门外。

“我装了摄像头。”

“理解。”

“进来吧。”

“用换鞋吗?”

“用,但是我没多余的鞋。”

夏启坐在沙发上,他总觉得这个屋子显得很冷清,其实不用细想也能明白,不冷清就怪了,爱丽丝没什么朋友,硬要说,也就一个麦琳,一个嘉米尔,这俩一个伤的昏迷,一个已经死了。

你和华英雄什么关系?

天煞孤星知道吗?

夏启忍住调侃的欲望,看到爱丽丝从里屋拉出一个保险箱。

作为一个肌肉强化过的异能者,爱丽丝能把一捆快子掰断,证明团结没有力量。

爱丽丝坐下后长出一口气,拍了拍保险箱,道:“呐~作为帮助我的感谢,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了。”

“我第一次见到把保险箱当礼盒的。”

“里面有我的部分存款,不要是吧?”

“我看我像那种人吗。”

“那就好,记得收好。”爱丽丝低下头,点了一支烟,“后续的工作约翰和我说了,也和你说了,我会调配到晨星城,知道那里吧?冰天雪地的地方。”

夏启点头迎合一声,“那丝袜估计用不上了。”

“我都放保险箱里了。”

看来能卖个好价钱,夏启腹诽。

爱丽丝说道:“我有些事要和你说。”

夏启没有回答,而是靠到沙发上,陷进柔软的垫子里,看着冷色调的天花板说道:“你应该没有倾诉对象了,我可以听听。”

爱丽丝突然沉默,侧过头来,望向夏启,苍白的脸上带着温和而轻松的笑容,嗓音清脆却有些颤抖:

“要说的也没什么,我最好的朋友被我杀死,按道理她应该有更好的结局,但是为了保护我而选择成为异化者这件事,虽然我很感动,但我不能理解,我在说真的,我无法做到像正常人那样产生同理心,自从加入符文会之后渐渐的,我失去了很多,更多的是见到太多扭曲的事物,太多隐藏在阴暗的悲剧,等到一些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时候,才发现因为别人而触动的情绪好像快没。”

说到这里,她唏嘘一声:

“如果我们生在内环区或者外环区一个普通中等家庭里,我会找一个稳定的工作,每天准时上班,可能会谈几次恋爱,压力大了就找朋友出来骂骂人吃吃饭,也许可以正常的去逛街了,而嘉米尔,她可以追求自己舞者的梦想,也可以去灯盏学院深造炼金术,成为学者。”

“也许这样一来……”

“我们现在已经死于非命了,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被流氓打死,深造舞者的过程被凌辱自杀。”

她的话锋一转让夏启猝不及防,但又在情理之中。

“这个世界不讲道理,活着就是唯一的胜利,我就是这么想的,所以如果你还存在一丝丝的同理心,就找个闲差活下去,以你的能力没人能对你怎么样,但以你惹事的水平,死不会太遥远。”

“找个机会离开符文会吧,时间久了,你会和我一样变成一个混蛋。”

爱丽丝低下头,思考着什么,但明显没想说出来,转而抬头,笑容温暖:

“能以嘉米尔为节点,和你一起完成最后一个任务,我很开心。”

按剧情逻辑,夏启现在应该把爱丽丝抱床上去,小姐你还有个好友叫麦琳,如果你不想她出事,你明白的……然后镜头就得开始特写。

但夏启不允许这么庸俗的事情发生。

他把爱丽丝嘴上的烟拿过来,在对方一愣的表情下抽了一口。

爱丽丝说的话半真半假,他明白,这个女人是想劝他离开是非。

哪有那么容易。

夏启也想当个躺在床上坐吃等死的废物。

他默默的抽完这根烟,掐灭在烟灰缸里,起身把保险箱拉出去。

爱丽丝靠在门框上,看着他,摆了摆手示意再见。

夏启转过头,在走廊忽明忽暗的灯光下,露出了少有的笑容。

“我还以为你会以一个舌吻作为告别礼呢。”

爱丽丝眼珠子俏皮的瞥向天花板,“如果下次能活着见面。”

夏启撇了撇嘴,说道:“小心加洛特,病院的召唤阵是他三周前教给聂泽克的,阵眼里有他留下的能量,咱们在病院的一举一动,他都能感应到。”

“夏启……最后我再和你说件事,病院里藏着一个比加洛特和深度四级异化者更恐怖的事物。”爱丽丝回想着那天,“咱们住进病院的第一天晚上,还记着吧,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盯着咱们,很可怕的感觉,比我这些年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要可怕。”

这倒是夏启没想到的,当初爱丽丝确实说过感觉有眼睛在盯着他们,后来只是觉得那应该来自异化者。

夏启不再多说什么,转过头摆了摆手,“我会注意的,再见,随时保持联系。”

爱丽丝看着夏启的背影,忽然有种感觉,可能很长时间他们都见不到了。

也可能永远见不到了。

他应该不会听我的劝吧,爱丽丝腹诽着,这一幕似曾相识,彷佛回到了六年前嘉米尔送别她离开疯人院的那天,只是现在身份互换,她好像变成了那个被抛下的人。

……

……

夏启来到捷洛的人体神经医院。

他把保险箱留在这里,告知了这次行动的结局,“二耶被炸死了,但我收集到一些数据,可以制造更加完善的机械人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