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言情女生 > 坠落热吻

第29章 东方男人(1/2)

目录

孟在昔当年爱的多深他们是看的出来的,其实他不大想说。

说了的话,那这么多年她做的一切又算什么。

“你说嘛。”孟在昔带着笑:“有什么不能接受的?”

谈郁:“我在楼下看到他了。”

孟在昔不意外,甚至连抹果酱的手都没停顿。

许译啊,现在她提起都有些波澜不惊了。

“走吧。”她将最后一口面包吃净。

谈郁来的早些,舒望的墓已经被打扫干净摆上鲜花。

照片的她笑着,淡淡的,那双眼睛却带着几分感伤。

孟在昔跟她聊了会儿,先一步下山,将时间留给谈郁。

倒是没想到能在这遇见他。

许译站在半山腰,迎着风,吹乱的是她的思绪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孟在昔揉揉眉心,自己这是怎么了能问出来这么没水准的话。

许译双手插兜,好似般看着她:“我来找你。”

孟在昔笑了下,本是想转头走掉的,于心不忍,叫了上他一起下山。

不知怎的,在南宁的那一幕就涌进了她脑海中。

许爷爷退休后一直退居在南宁那座小县城,家里几次找他回去也没说动。

那时候许译最喜欢带着她往南宁跑,勤的时候一周去一次。

南宁离京市不近,每次都是长途七八个小时。

许译跟李叔换着开,他在老一辈人面前没有大少爷的那种气魄,按理来讲,李叔是老人,但也只是一个司机而已。

许译没必要屈尊给他开车。

但是他开了。

南宁八小时的路途两人换着开来回。

老爷子当了一辈子兵,打下来的家底尽数不要,扔给子女,自己跑到南宁那座小破城。

她听陆阿姨提过嘴,是说那是老太太的出生地。

一直到生病去世,老爷子也没离开南宁。

许译奶奶离世的早,许爷爷也没再娶续弦,一个人单着。

是重感情,只可惜,许家人中也就这么一个老祖宗重感情。

山上飘了些小雨,许译撑着把黑伞偏向她,给她打。

他们并肩走着,很静,很好。

也很难得。

“你……”许译问:“打算什么时候回国?”

快年关了,许家本家那边是要回老宅过年的。

许父去世是早些,几十年下来的规矩不能乱。

财阀门第嘛,她知道。

“过断时间吧。”她道:“也许是这个月末。”

许译点头:“我下个月得去趟苏黎世。”

许母给他寻了门门当户对的亲事,再加年关,很被动。

孟在昔点点头,忽而很认真的语气道:“你没必要围着我转的,其实你还有工作还有朋友。”

跟她当年的情形不大一样。

何况是许译。

年少薄凉的人,怎么会几分真心。

许译棱角分明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。

估计是没想到她能这么说?

还是以为她会感恩戴德?

孟在昔将他的反应看在眼底,只是只是笑笑,不重要了。

青春谁都有,一爱好几年并不能成为多么深情的象征。

最后都会结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