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青春 > 分手后他洗去了记忆

第26章 第 26 章(1/2)

目录

容秋一觉睡得特别好。

在他的印象里, 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安稳而绵长的睡眠,他的灵魂和□□都像被无形的春雨抚慰着,那些毛躁异化的部分被无声地浸润好, 余下的只有轻松舒爽,平稳淡然。

所以容秋再睁眼的时候神清气爽,身体轻盈一片, 眼底也再无往阴影浓重的黑眼圈。

beta从床上起来就去浴室洗漱。

他的头发是真的有些长了, 直戳戳地和纤细卷翘的眼睫毛交缠在一起打架。

不过刷个牙的功夫, 容秋就被戳了好几次,就像被蛰了一样,有些疼。

容秋烦躁躁的。

索性找出来了个透明橡皮筋,将脑前的头发一下子扎成一个小揪揪。

朝天戳。

-

楚鸣过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不修边幅, 却依旧好看得不像话的小秋哥。

青年上身穿着一身简单的白T恤, 下面是一条浅色短裤,长度不算长,刚好能露出好看的膝盖,以及一双纤细有力又有韧性的小腿。

而且小秋哥好像心情很好, 眼尾微弯, 嘴唇也轻轻挑起两角,看起来红润而又有光泽。

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 小秋哥开门见到他的时候,神色突然变得有些迟疑。

楚鸣立刻紧张了起来, 绷直了小腿,甚至还无意识地舔舔并不干涸的唇瓣。

他的到来不会给小秋哥添麻烦了吧?!

毕竟他现在都追到小秋哥的家里了。

已经算打扰了。

容秋并没有不满的意思, 只是稍微有些恍惚。

楚鸣来得突然, 他差点没认出来。

但不过三五秒钟, 他就认出来了楚鸣。

“是楚鸣啊!”

alpha的眼睛亮亮的。

小秋哥从来没有这么熟络的语气喊他的名字,之前都是唤他“楚学弟”居多。

楚鸣的耳尖红红的,长袖卫衣下的两只手攥成了拳头,明显很紧张:“听说小秋哥这几天没有去军区工作,我有点太担心,就过来看看……”

容秋友善地接纳了他的关心:“请了一周的假,别站在门口说,先进来坐坐。”

开门让人进来,容秋给楚鸣拿了一双备用拖鞋。

楚鸣换鞋的时候视线不敢随意左右挪,就怕容秋嫌弃他,他便低头认真换鞋,但还是敏锐地注意到玄关的鞋架上放着一双黑色的拖鞋,上面有一只威风凛凛的大黑狼,嘴里衔着一块儿字母“Q”的小牌牌。

明显和小秋哥脚下的拖鞋是一对。

因为小秋哥的鞋是一只灰色哈士奇,嘴里衔着的字母是“R”。

楚鸣的心抽抽的。

对的,学长是有对象的。

想起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小秋哥提起对象时眼里的爱慕,楚鸣见到人的愉悦心情跌宕了起来。

但他很快就安抚好了自己。

他并没有怀着别样的心思,不过是过来瞧一瞧小秋哥最近怎么样。

小秋哥好,他就好。

但现在看来小秋哥过得很好。

楚鸣死缠烂打人任教授,才从任教授哪里得来了小秋哥的住处,早就想过来拜访,但一直没有借口;昨晚从毕业几年的师兄那里得知小秋哥请了一周的假,他这才舔着脸过来。

不过也不是空着手。

alpha很懂事。

这次他的背包里又带了一冷箱的奶酪。

他的家乡R星特产的硬质奶酪,因为独特的制作手法,原本的乳糖大都同乳清液一同流出,现在的奶酪里面,只有一点点乳糖留了下来。

容秋不过给客人倒杯水的几分钟,楚鸣就已经把包里的冷箱拿了出来。

容秋含着笑。

他半弯着腰,把倒了温水的玻璃杯轻缓放在楚鸣面前的桌上,随着他这个动作,青年精致好看的脊骨在白色单薄棉质衣衫上鼓出一道好看的脊线。

楚鸣只看了一眼,就仓促地收回视线。

容秋没觉察他的异样:“谢谢,每次都要从R星运来,也太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不麻烦,不麻烦,我爸妈每个月都递给我,多了我也吃不完的。”

楚鸣双手接过茶杯,视线一扭转,就看见容秋尚未收回的手上戴有一枚亮闪闪的银戒。

无名指的位置。

这么微妙,又这么明显。

楚鸣的心又被无形地戳了好几戳。

容秋见楚鸣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看,也大大方方地展示给他:“好看吧,我自己亲手打出来的。”

楚鸣:……

既然来了人,容秋就要留人吃饭,虽然楚鸣推辞了许久,还是被容秋留了下来:“白吃了你那么多特级奶酪,不过一顿饭,就不出去吃了,我亲手做,你别嫌弃才好。”

“不不不!不会嫌弃的。”

他居然能吃到小秋哥亲手做的饭。

下单买菜的时候,容秋抬眼问楚鸣:“待会任教授也来,行吗?”

楚鸣坐在沙发上,面前的大电视他完全看不下去:“当…… 当然可以,小秋哥不用特意问我的,我随意。”

容秋看他拘束且紧张的模样,端着手机笑得不行:“这么怕我,还敢过来看我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

-

容秋会做饭,甚至在他进入A大预科班之前,他就在福利院里给很多孩子都做过饭,甚至还会做婴幼儿的那种辅食。

当时他所在的福利院情况不是很好。

一般都是速食偏多,隔三差五一顿肉,他自然要做得有滋有味。

不过福利院现在好多了,有很多像容钦哥那样的好人捐款,他之前过去看的时候,孩子们每天都能吃一个鸡蛋,顿顿都有肉。

想到福利院,容秋心里暖融融的。

一边切菜还一边琢磨着,在他离开A星前,还得回去看看,毕竟这一走,可能很多年都不会回来了。

而现在住着的这个房子,不出意外,他到时候也会挂牌卖出。

只是有点可惜,这房子还没住几天呢。

但如果让房子空在这里,几十年都没人住,还收不回资金,容秋才觉得更可惜。

毕竟他现在除了近六百万的遗产,自己的账户完全空荡荡的。

任教授过来的时候,容秋的饭菜还没做好。

但看宝贝学生居然还能下厨房,任教授很满意,怎么劝都不听,非要进厨房帮忙。

一旁的楚鸣心动又难过地站在旁边。

可恶,他居然不会做饭,亏大了。

容秋最后还是由着任教授进来了,他还剩了三个菜,一个水晶虾仁,一个海鲜汤,而做好的菜放在旁边,任教授一眼望去,大盘小盘五彩缤纷,都已经做好十几道菜了。

就连不差钱的任教授都吓了一跳:“还有人过来?”

容秋摇摇头,头顶的小戳戳也随之而动:“没有,今天就我们仨。”

头一回请人到家里做客,容秋准备的很充足,甚至过于充足。

鸭鱼肉海鲜什么的应有尽有,就连酒水都网上定了好几种,他虽然喝不了太多,但任教授可以喝。最后一一端上桌,他们的碗筷险些都没地方放。

他们吃饭能谈的也就军区和A大的事。

毕业典礼那天,容秋的伤痛任教授还记在心里,饭桌上主动避开提及容秋的伴侣;而另外一个alpha楚鸣心中有鬼,自然更不会主动提那个人。

两个alpha的想法不谋而合,以至于这顿饭吃得格外公事化。

后来喝了点酒,氛围才轻松些,不知何时就拐到了昨夜的大新闻。

“那位S级的alpha真厉害啊,据说军区给他昨晚测试,信息素浓度比他哥还强,险些仪器都爆了。”

“先有秦泽西,后有秦牧野,联邦的二位S级alpha都出自一个家族,秦家这是走了什么运。”

“我看全联邦的oga昨晚都没睡,今早大街上的oga有一个困一个,走路都盯着看手机等什么时候安排匹配的消息出来。”

最后这句话是楚鸣说的。

他作为alpha,难免关注AO人群的讯息。

两个中青年alpha聊了许久,这才发现容秋一直一言不发,beta就捧着个晚低头干饭,头顶的小揪揪倒是精神得来回轻晃。

其实容秋正坐旁边端着碗听。

他知道自己酒浅,嘬了两口就放下了。

看话题不知为何停下,他还狐疑地抬头:“怎么了?”怎么不说了?

楚鸣咳嗽一声:“小秋哥对这个alpha不感兴趣?”

人家可是S级的alpha,很强的。

容秋沉思片刻,才慢慢道:“的确没兴趣。”

甚至还心生微微的抵触。

好烦。

这个alpha的名字碰瓷上他的爱人了。

楚鸣小心翼翼地斟酌着:“是因为小秋哥不喜欢alpha么……”

在校的时候,他就知道小秋哥揍alpha的事迹。

打得很凶。

容秋回得干脆利落:“不喜欢啊。”

楚鸣的筷子坠了地。

容秋笑笑,很快解释道:“但我不喜欢的是军区那些仗着自己A级信息素就随意打压beta的alpha,楚鸣你和任教授都不是那种alpha,否则也不会和我这个beta交朋友。”

“alpha怎么不能和beta交朋友!我就很高兴小秋哥能拿我当朋友!那些不喜欢小秋哥的人都有眼无珠。”

楚鸣说话间有些紧张,以致于桌上的酒盏都倾倒了。

还好酒杯里余下的酒水不多,被一旁连连摇头的任教授抽纸巾擦干净了。

容秋终于觉察到小楚鸣的异样:“楚鸣你怎么这么激动?”

为什么激动,当然是因为喜欢小秋哥啊。

可这话背了德,不能说。

楚鸣扭着头,脸都憋红了也不敢说。

反倒是觉察alpha心思的任教授出来打圆场:“所以军区的风评一直不好,即便里面都人都是联邦的英雄,也架不住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仗着信息素压人。”

说到这,任教授捞了一把楚鸣:“你以后进军区,可不许欺负人!”

楚鸣还在涨红脸,只能喏喏点头。

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容秋一眼,猝然和青年蓝珀色的瞳仁相对,楚鸣立刻心一颤,此地无银地低下了头。

容秋眨眨眼。

似乎觉察到了什么。

-

饭也吃得差不多了,楚鸣下午有课,提前走了。

任教授多待了十几分钟,最后也告辞。

两人都走了以后,容秋才开始慢悠悠地收拾桌子。

他和任教授已经说了,这栋房子可能要转手卖出去。

任教授没多问,只是看着他一直叹气。

这位温善的alpha教授没有发现他的宝贝学生已经洗去了记忆,走前看着容秋还戴上了戒指,更是不敢触碰容秋的痛处。

只说,不论容秋日后在哪里,都要和他积极联系。

beta一一应下。

-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