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言情女生 > 江月照

南归(1/1)

目录

进保定逛了一遭,那楚宫造得真是金碧辉煌,比起金陵的宫殿看着还要漂亮一点——因为金陵的宫殿是前楚人走之前就建好的,之后也没有进行任何翻新。加上沈氏将门,虽也是世家门阀,但不喜奢华,这么多年也没有整得更好一点,反而是荒芜了不少。

大军立马向南方挺进,尽管前楚的皇帝那些人可能已经进了金陵。

郁江月现在也找不到自己到底能做什么,因此也就没有强烈要求跟着他们一块儿迅速南下。沈沅划伤的腿已经在结痂长肉了,虽说骑马还会导致伤口迸裂,但他心急如焚已经不能等着了,便也跟着郁行之他们快马加鞭往南了。

陆秦安虽然也还是担心她可怜的哥哥,但见保定没人,也没办法跟着那迅速南下的人夜以继日不停赶路,就也跟着郁江月一块儿,跟着剩余的人按原来的速度往南走。

沈泠则不然,她好像已经脱胎换骨了一样,没了从前那赶一天路就要晕死过去的体质一般,沈泠毅然不能跟着沈沅他们南下。

最后还是陆秦安陪着郁江月。

“还以为你也要头脑一热跟着一块儿走呢。”陆秦安见危险已经大大减少,还是选择裹回原来的绫罗绸缎,坐回原来的豪车——也就是楚宫里前楚余孽留下来的东西。

尽管外面还是狂风不止,但因为车上铺着毯子,连车帘都封住了,因此车里还算温暖。

“我跟着有什么用?送温暖我也送够了,再呆在里面我就是累赘了,到时候还能做什么?”郁江月喝着热乎乎的差。

这前楚人也会享受,用这么好的车子,里面也有小桌子,也有温茶用的小暖炉。

前楚作乱的口号就是扳倒世家,还富于民,结果还是过得这么好,真不知道底下的百姓会怎么想。

“沈沅腿不是还没好么,他都那么着急走了,我就怕你也着急。”陆秦安撇撇嘴。

郁江月摇头,哈出一口热气,“出事的虽是金陵里的沈氏,可前楚人若只想着清理掉沈氏是不可能的,想当初最先和前楚人作对的是谢家和金陵城里的所有世家,而不是糊里糊涂从西南赶来的沈氏。前楚未必不会再次对世家下手,世家现在不动,应该纯粹就是因为还没真的动了什么。”

现在动手了没有她也不知道,只是知道之前不出手,是因为郑家虽然宣布动手,可也在只是死了先帝,现在沈济就还在皇位上。要是他们真的动手,招引前楚的那几个主子进金陵,世家未必会继续沉默。

所以前楚余孽没有出其他的事情,那沈沅他们就一定没事。

——至多是沈沅的人身安全会更令人担心一点。

“你能这么想就好。”陆秦安放下手上的书,重新靠到郁江月肩上,“等到元日的时候咱们肯定能到金陵,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太平了。”

大家都会更在乎新年,郁江月也骤然发现新年不远了。

可手上没有日历,连现在具体是哪一天都不知道。

郁行之的三千精骑才是关键,带上原本七万大军里的精锐,组成进攻的主力,后面正常速度行进的大军都顶多算是用来震慑的。

但信息在这个没怎么发展的世界里因为长远的距离出现了一些偏差,金陵的世家动手了。

只有王家手上的人数还算可观,于是楚赵皇室声势浩大进金陵时,只有王家出面质问各家子侄在哪里。

而这些前楚余孽竟然没料到现在是王氏最强,居然只带全了谢家的人,王氏的子侄也只是带了不算特别重要的几个。

王若华作为王家如今的领头人,自然也堵在城门要个说法。

“这城门不是不让你进。王家出去的人,出去多少,回来也不应该少下。”王若华看着昔日的玩伴,义正言辞。

赵玄昀作为现在楚赵皇室的皇帝,和他一同长大,关系大概类似于沈沅和谢滋远,格外亲近。

然而赵氏受制与世家已久,早就谋划着闹事,他俩人前一天还是朋友,后一天世家围宫,楚赵皇室仓皇北逃,二十年,物是人非。

赵玄昀身子并不好,坐在外面的轿辇上,也只觉得腿软身子软,日光刺眼,烧得他看不清眼前故人。

“搞清楚点儿,是你儿子带人要打我。”赵玄昀看着眼前的几位世家族长,都是相隔二十年没见的故人,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,“你们安安静静别管北方不好么?我也用不着折腾着回来。沈家的那几个小辈我让他们走,换我当皇帝。”

“先把我家孩子放出来。”王若华寸步不让。

他的妻子、王民正的母亲死去数月,到现在还没有发丧,更没有让王民正知道。

“这不着急,先让我进去。我要舒舒坦坦在里头躺好了,再把他们放出来。”赵玄昀也是不让的。

他折腾着回来,就是想念年少时轻松好活的日子。这些年先是逃亡后有躲藏,他还在北狄那群野人面前低头,就是为了能回来——回到他梦寐以求的地方。

“我有万人能守在这里,陪你耗着,就看你能不能耗不耗得起。郁将军应当已经与北狄和谈了。”王若华消息灵通,自然知道沈沅他们已经带人往这里来了。

赵玄昀叹气:“我一把骨头,只是为了回里面躺躺,怎么你们这样纠缠?我倒也想把他们放了,可放了他们我能怎么办?直接死在这里?放心,看守他们的都是百姓,淳朴善良,不会做出什么事的。”

他培养了那么多年,也就教出了两三万能做兵卒的,大半都带到了这里。

就是为了这么一天。

“倒也不急,我里面还有人。”赵玄昀不悲不喜,眯着眼睛看向渺远的虚无。

“郑家能有什么人?同床异梦,帮不了你,指不定还会背后插你一刀,不如我实在。”王若华笑着看了他最后一眼,拍马而去。

他之所以走,是因为属下来报,张佳柔失踪了,就在宫里,人就找不见了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