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夫人已经送到火葬场三天三夜了

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走后你要体贴妈咪(1/2)

目录

沈襄看着薄司穆,说了声:

“好。”

她将孩子搂入怀,脸颊贴着孩子的脸蛋,轻轻摩蹭着他小鼻尖,牵着他的小手,进入她主卧。

薄司穆很是兴奋,他躺在一边,给沈襄留出空位,嘴角勾笑,小短腿儿翘起:

“襄襄,这是你与老爹睡的床,老爹不在,今晚,我代他为你暖床,呵呵。”

说完,薄司穆在沈襄躺下时,翻了个身,灭灯后,小家伙不停往沈襄怀里钻,小嘴巴不停亲着沈襄的脖子:

“襄襄,今晚,我好高兴,陶宝不能挨你睡,我却能挨你睡。”

沈襄听了他的话,意识到他总是处处与陶宝比。

沈襄指尖摸上孩子的鬓发,揉着他的耳尖:

“宝贝儿,每个人都是个独立的个体,你聪明懂事,陶宝也很乖巧,你们以后,都有自己各自的人生,陶宝有的,你可能没有,你有的,陶宝也可能没有,所以,不用有意去给陶宝比。”M

许是想到了什么,薄司穆叹了口气,他搂沈襄的手臂更紧了。

“好的,襄襄,我都听你的。”

今晚,不知怎么回事,薄司穆很不好睡,有好几次,还从恶梦中惊醒,沈襄开灯,把他搂紧怀里,觉得他小身子颤抖得厉害,焦急问:

“穆穆,你做什么恶梦了?”

薄司穆揉了揉眼睛,许是看清了身边的人是谁,缓缓掀动嘴唇:

“我看到小姑了,她说她是我妈妈,我不相信,她就哭,哭得好厉害,我跑,她就在后面追,我跌倒了,她就过来抱我,还摸着我的额头亲,我后来才发现她是死的,我就吓醒了,襄襄,你说,小姑会是我妈妈吗?”

对于这个敏感的问题,沈襄不打算回避。

这件事,日后,薄司穆终究会知道。

所以,她清了清嗓子,声线清晰:

“你想听真话,还是假话?”

“当然是真话。”

薄司穆不假思索回。

沈襄:

“真话就是,你小姑真的是你亲生妈妈,你是你小姑与倪叔叔的孩子。”

知道真相,薄司穆倏地沉默。

房间里,寂静无声,落针可闻。

像是在消化这个事实,薄司穆久久没说话,到是沈襄怕他有什么想不开,赶紧道:

“穆穆,不管你是谁的孩子,我与你老爹都永远爱你,你永远是我们的大儿子。”

“即然如此,你们为什么要送走我呢?”

薄司穆水汪汪的眼睛,有雾气闪过。

沈襄:

“我说过了,你如果不愿意离开,我是不会把你送过去的。”

薄司穆眼珠子转了转,问:

“如果我不想离开,你们愿意收留我吗?”

沈襄扯唇笑:

“当然。”

沈襄以为薄司穆做出决定了,她握着他凉凉的小手,放在唇边亲吻:

“孩子,不要有心理负担,你离不离开,你都是薄家的小少爷。”

“不是小少爷了。”

薄司穆手指擦去眼角的一滴泪,扯唇笑:

“是大少爷。”

沈襄忽地就笑起来。

“是的,是大少爷,陶宝才是小少爷,我肚子里还有个小小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